正在舉行的活動

 

海華精采活動影片

 

 

   

 

   

 

   

推薦網站

 


 


海外華文教學心得-【多倫多】黃曼瑄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海華文教基金會    週四, 23 三月 2017 17:20

這次以志工教師的身分到維德中文學校服務,對我而言是全新的體驗。過去從來沒有任何教學經驗,雖然經過海華的培訓後心裡大概有個底,但畢竟台上和台下是兩回事,我依舊忐忑不安地到了學校,起初意志消沉了好一陣子,反覆質疑自己此行的目的。

老實說,起初到各班幫忙管理課堂秩序時我覺得很挫折。因為想當「好」老師、不想被學生討厭、想和學生拉近距離,卻反而不被學生當成老師,不是拉著我的手聊天,就是整個人直接攀在我身上。我並不是特別喜歡小朋友,如此受到學生歡迎真的讓我點受寵若驚。不過可能是我缺乏「老師」的那份嚴肅感,小孩子又往往不懂得拿捏分寸,有時候我覺得他們太得寸進尺了!我曾明確地制止他們,但效果不是很好,一方面是學生本身並不覺得自己的行為不妥;一方面是我不想表現得過於嚴厲,畢竟他們年紀都還小。當時完全可以體會到當老師的兩難,我當下的認知是「有威嚴的老師似乎很難和受歡迎的老師畫上等號」。

然而巡堂老師並不給我任何選擇當「白臉」或「黑臉」的機會,她不只一次進到吵雜混亂的教室要我把秩序管好,必要時刻甚至可以直接打斷台上的老師,出聲制止行為不當的學生。這讓我感到十分尷尬。再怎麼說,課堂都該是由主課老師主導,雖然手工藝課的老師都是高中生,或許帶班經驗不足,但身為大學生的我教學經驗亦無較豐富,我並不想看似倚老賣老地以「前輩」的身分當著學生的面無視主課老師、干涉課程進行,我希望台下的學生們能像尊敬他們學校裡的正職老師那般,尊敬這些年輕的高中生老師。更何況學生們並不知道我們在營隊中也是「教師」的身分,以為我們只是去協助班務的義工。換作是我,站在台前面對一群不受控制的學生已經夠緊張了,如果又有人一付督學的樣子(但外表看起來是和他們同齡的義工)在一旁指手劃腳,心裡肯定很不是滋味。於是第一週裡我帶著焦慮、猶豫,摸索著自己在營隊中的定位。

我必須承認第一週是我的低潮,但這僅限於教學方面,因為我在營隊裡遇到的所有人都非常親切和善。我很慶幸自己遇到一群體貼、積極的夥伴,每天下課走回住處的二十分鐘,是我們分享一天趣事、困擾,互相為彼此出氣、大笑的美好時光,這讓我確信我不會是一個人獨自苦惱。

有趣的是,一天一個平常很黏我的小女生跟我說:「You smile too much!」,讓我哭笑不得,因而重新思考我極欲在學生心中建立的好老師形象,與學生眼中老師的形象的差別。回顧我自己的童年,人太好的老師反而不一定是學生最喜歡的老師;那些讓全班同學乖乖聽話的老師亦不見得特別嚴格或特別兇,多半可以被歸類為「有原則的老師」,軟硬兼施且賞罰分明,同儕之間對這種老師都帶著崇拜的心理。我終於認清了這點,與其當一個一心討好學生的老師,不如訂下自己的原則,請學生配合,只要規範公平合理,我相信學生們都能信服。

我的想法在第三週自己帶幼稚園班後得到驗證。當全權接手一個班,發揮空間變大,責任也相對變重。我很佩服幼教的老師,課前得先想出許多有趣、符合他們能力的勞作,加上營隊中因為安全考量不讓幼稚園小孩拿剪刀,教師課前準備的工作量增加,必須剪好形狀讓學生拼貼,一班常常動輒十幾個學生(最大班的人數高達三十人),如此一來適合的勞作類型便大大受限。我和育吟在他們班的第一堂課就講明了規則:不可任意離開座位,老師說話時要認真聽;最快完成老師要求的組別可以加分等等,而且教學時絕對是一個指令一個動作,材料也是階段性地一樣一樣發,這部分多虧了海華的行前培訓,我才可以學到這個小技巧。雖然學生們還是常常坐不住,或是趁老師不注意時趁機打鬧,課前準備和學生們種種脫序的行為常把我和育吟弄得焦頭爛額,但是當他們全神貫注的完成作品時,不只是學生,連我們都很有成就感。

 

或許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次站上台教學,我對自己的表現還算滿意,當然這當中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這次到海外當志工不僅在我的教學資歷多添一筆,也徹底改變我對於「教學」的態度。從前常聽學長姐說可以從教學實習中獲得很多感動,如今我真的體會到這份「感動」的感覺,去了一趟多倫多受到好多人的幫助,包括營隊理的老師的照顧與夥伴間的互相照應;收到來自學生的肯定,當我被調到別班去還問著我今天怎麼沒到班上。最大的感動來自於自己的成長,經過這次歷練我變得圓融許多,心態上更積極,不會再任由自己浸泡在低潮的陰鬱裡;不再是以一副勉強的笑臉展現親和力,而是終於可以自信地以教師身分面對學生,適時報以鼓勵的微笑。

最近更新在 週一, 27 三月 2017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