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華精采活動影片

  

  \

  

推薦網站

 


 


海外華語教學心得-【加拿大維德中文學校】鄧宇芯

作者是 海華文教基金會    週一, 23 十二月 2019 10:52

在維德中文學校,我們總共有四週的課程。我們每個台灣志工都會被分配到一個加拿大夥伴,這些加拿大夥伴的身份被稱為Focus on Youth,是多倫多教育局為了鼓勵加拿大高中生們多多累積工作經驗以及鼓勵低收入戶學生而實施的計畫,讓當地高中生們可以利用假期時間累積工作經驗的同時也能賺錢。我的FOY夥伴是一位非常伶牙俐齒也很聰明的加拿大華裔女高中生,她聽得懂一點中文也能講一點點,所以我們除了是教學夥伴外,也是語言交換的夥伴:我陪她練習中文,她陪我練習英文。

FOY和我們台灣志工的工作內容也不太一樣,我們四個台灣志工是從早上8:00開始負責morning childcare的工作,到了9:00時把morning childcare的孩子帶去他們上華語課的教室,然後回到辦公室去準備教具和demo,11:00時負責人會開始檢查我們的demo並告訴我們適不適用,11:20時我們要去教室帶自己的學生去體育館吃午餐,吃完再帶回教室去上由我們台灣志工主教的的手工藝課程。FOY則是分成兩批,一批是早上9:00上班,然後和我們台灣志工一起行動,放學後就一起下班;另一批則是11:00上班,放學後要再留下來帶afternoon childcare,直到所有的家長都來把孩子接回家後他們才下班。我們和夥伴們都是在家/宿舍討論課程和做demo做到三更半夜,隔天再利用9:00到11:00的時間繼續;放學後留在辦公室裡收拾東西還有收集隔天的demo會需要的材料,邊整理邊一起聊天、吃點心,所以其實到後來我們這些台灣志工和FOY們似乎都有了某些革命情感,我們開始會互助、交流,甚至是共享課程,感情越來越好。

由於我和我的夥伴在相識那天才知道我們負責三到六年級的班級,至於學生的先備知識、程度、喜好等等我們也都不太清楚,所以在那之後我們就立即開始進行課程發想,希望能夠從加拿大當地人的角度以及台灣志工的角度一起來想想看怎麼樣的課程內容能夠符合學生們的需求。最後,我們決定第一天的第一節課玩一些能夠幫助我們認識彼此的團康遊戲,第二節由我的夥伴來帶學生們摺紙。課程發想完後我們立刻打成簡案傳到維德工作人員們的共享雲端上,並且帶著既期待又緊張的心情準備迎接第一天的到來。

到了第一天,在我們台灣志工們結束了morning childcare的工作、FOY們也紛紛來上班後,負責人告訴我們:不能玩遊戲!當下聽到時真的很緊張,我們兩個都很擔心,畢竟我們的第一天差點就要開天窗了!幸好後來負責人給了我們黏土這個備案,讓我們先帶學生做摺紙後,再訂個主題讓學生玩黏土。在我們帶學生去吃完午餐、回到教室,告訴學生們我們要來摺摺紙時,很多學生就開始開始有些反彈像是「我早就會做摺紙了!」、「摺紙很無聊我們已經學過了!」諸如此類的發言。不過後來,我們還是繼續做摺紙,讓已經會的學生教還不會的學生摺,我們兩個則是在旁協助、督導,順便偷偷的開始認識每一位學生。首先,一位叫Rion的四年級女孩從一開始就充滿自信的說「I’m very good at origami! My mom is Japanese!」說完便開始摺起各式各樣看起來非常困難的摺紙作品,然後也順便幫忙教了許多學生;我的夥伴也靠著她的伶牙俐齒吸引了小男生們,他就這樣邊聊天邊帶著他們一起摺紙。然後我就發現了一個坐在角落一個人在玩史萊姆,身形十分瘦弱的三年級女孩Erika,親近邊緣人一向都是我的長處,所以我就去問她「Do you know how to make an origami heart?」她搖搖頭,我說:「Let me show you!」然後我就開始在一張紙上寫了一些打招呼和自我介紹的留言,折成一顆小愛心送給她,告訴她「我在台灣都會用這種方式寫信給我的朋友哦!這樣很像是在傳遞溫暖傳遞愛吧!妳想不想學?」她馬上就點點頭。在我開始教她後,我們這個小小愛心組不知不覺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女孩過來學習,也讓我建立了一點教學上的信心。在那之後,Erika還是不太願意主動去和其他孩子們玩耍,但是她都會跑來找我,有時是找我聊天,有時是找我玩遊戲,有時則只是靜靜的坐在我旁邊。我很高興能夠成為她在營隊中的小小歸屬。

第二節課的黏土活動小朋友們也都非常喜歡,我跟夥伴設定的主題是海洋世界,在講解完黏土使用規則、和學生們交代完主題後,學生就開始各自發揮創意,第一天就這樣順利的結束了。然而,在發現孩子們的喜好、能力和需求後,我跟我的夥伴再度陷入課程發想的苦海。後來,我決定做舞龍咚咚鼓,做出成品後,我的夥伴、以及其他台灣志工都覺得是個不錯的設計,於是我就滿足的上傳了我的教案,隔天充滿自信的帶著我的咚咚鼓去學校。沒想到我的咚咚鼓被負責人說太無趣,於是負責人決定讓我去一到四年級的班教我的咚咚鼓,而一到四年級那個班的老師則到我們班教國畫。才剛跟我的班的學生變熟一點就立刻被拆散實在是讓人有點難過,但我依然就這樣抱著我的教材走到了一到四年級的教室。然而,這個一到四年級的班主要是由老師們公認最調皮的男生們組成的,我在第二天立刻就碰到了一個班級經營大挑戰。ㄧ進教室,學生就開始偷我的剪刀、破壞我帶來的教材、在教室裡跑來跑去、把那間教室裡許多不屬於他們的玩具拿出來「殘害」,我只能用嘶吼的方式來讓自己的聲音可以蓋過他們的聲音,這時其實真的非常挫折,但是課程依然必須進行下去,於是我不管他們,繼續上我的課,漸漸的他們似乎也被課程內容吸引紛紛靜下來上課(也沒有多靜就是了,但是至少願意配合課堂活動)。學生們都慢慢的完成了自己的咚咚鼓,雖然有些比較皮的男生把材料破壞到讓他們的咚咚鼓難以被完成的程度,但我還是想辦法幫他們完成了,他們看到自己的成品也都很開心,事實上看到他們開心我也就滿足了。在那堂課之後,那個一到四年級的班的某幾個女孩子只要在校園裡看到我就都會跑來抱抱我,感覺自己好像有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一點什麼,覺得很開心,除此之外這次的經驗也給了我班經的震撼彈:班經真的非常不容易,真的是個很艱深、很值得學習的領域!

這天之後,我回到了自己的班上,過著和夥伴每天討論課程討論到半夜兩三點、隔天再趕早八的生活。雖然我的班經能力並沒有因為那次去帶一年級到四年級的班級而突飛猛進,但至少我決定:「我要用心、耐心的對待每個學生。不求他們多乖巧,只求他們安全、快樂。」下了這個決定後,我也一直都秉持著這個原則在對待每個學生。

營隊進入第二週,我們班來了兩個調皮的孩子,一個叫Liam,另一個叫Evan。他們兩個和一個叫Jean-Ethan的男孩拒絕參與任何課堂活動,而營隊的其中一個負責人也同意若他們乖乖不亂跑,不參與課堂活動也沒關係。因此,在那之後,除了班上的課程外,我還要另外幫他們三個設計適合他們的活動,讓他們可以「忙起來」,不要亂跑搗蛋。起初,我設計了數獨給他們玩,一開始他們解題解的非常投入非常認真,但是隔天他們就膩了。就這樣,我每天過著宛如分裂人生的生活,除了要設計每天兩堂課的課程外,還要再額外設計給他們的活動,在課堂中除了要教其他同學外,也要再刻意抓空檔來帶他們三個進行活動,同時說服他們參與班上的課堂活動。Liam後來比較能融入班上的活動了,甚至還會願意主動在學會後幫我指導其他還沒學會的同學。Evan也慢慢的會陷入自己的世界專心的完成作品。Jean-Ethan則是會亂做,因為他對於自己的手作能能力一點信心也沒有,也因此我每天都會把他的「完成品」帶回辦公室去「改良」,隔天再拿去教室給他,他看到後都會很開心,也都會很小心翼翼、很珍惜的捧著帶回家,而每次在課堂中做作品時,我也會花比較多時間陪他,給他建議和指導。雖然這麼做可能沒辦法提升他對自己的信心,但是能夠讓他在這個營隊依然有些大大小小的收穫,我想也並非壞事。

雖然我們班來了幾個調皮的孩子,但與此同時,也新來了好幾個看起來比較高年級的小男生,他們分別是六年級的Glen,以及五年級的CarterAiden,他們三個,尤其是CarterAiden,因為有領導風範又很會扯鈴,除了會教其他同學扯鈴外,他們兩個還會幫忙管秩序和打掃環境,真的是我們班的小天使。特別是CarterCarter的口頭禪是「Hey! Do you need help?」無時無刻樂於助人,不只幫助老師也幫助同學,甚至每天放學都會主動留下來幫我們打掃教室,他也很喜歡來找我聊天,找我聊他對卡比之心的愛,或是他和Glen是很好的朋友之類的,他在營隊的最後一週也都會特別提早來上學陪Glen度過早上的morning childcare時光,我跟我的夥伴都非常喜歡Carter。和Carter相反,Glen則是很調皮,每天上課時都會一直叫著「Amberrr」來呼喚我,甚至還和其他小朋友比賽誰可以把Amber的尾音拉的最長,也很喜歡一直問我說「Amber, I’m the oldest in the class. Can I be the class leader?」但是因為他實在是太皮了所以我一直用各種理由來拒絕他⋯⋯現在仔細想想也許若我當初答應他試試看讓他當班長幫忙管其他同學也許他會擔起責任變成一個很棒的班長而不是小皮蛋。雖然那時候的我沒有選擇這麼做,但是透過這個經驗,未來的我在進行班級經營時,也許可以變的更三思而後行、更加有彈性。CarterGlen都只有待到第三週,在他們來的最後一天我有寫中英雙語的信給他們,Glen在收到信時非常開心,把我送他的信按在自己胸前,用堅定沈穩的笑容對我比了個讚,看到這笑容就不禁覺得「也許我在他的心中真的有留下些足跡吧!」那天的最後一堂課是舞蹈課,在孩子們都跟著我的夥伴去上舞蹈課時,我留在教室裡面打掃收拾,然後我發現:Carter居然也默默的留下來幫忙我打掃!我告訴他「Carter, don’t you wanna go to the dance class? It’s your last dance class, you know」他說「It’s okay. I want to stay here and help you!」就這樣他安靜無聲的跟我一起把教室打掃乾淨後才跑去上舞蹈課。上完舞蹈課要放學時他跑來找我,他帶著有點落寞的笑容跟我說「Amber... I’m leaving...」我拍拍他的肩說Goodbye, Carter. I’ll miss you!」然後他就跟我道再見、開心的離開了。

但是說到最黏我的學生除了ErikaGlenCarter果然不能不提一個叫Michael的五年級男孩。平常我上課時,Michael的口頭禪和Carter相反,他最喜歡大叫說「Amber, can you help me?」然後問我各種大大小小的問題。有時我實在是忙的焦頭爛額,如果他問我的東西有其他同學已經會了,甚至其他同學也願意代替我教他,我就會指派那些自願的學生去幫我教他,然而,Michael從不接受其他人的教學,他說「No. Amber, you’re the teacher! I want you to teach me!」甚至當我的夥伴要去教他時他也不願意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堅持要我教。營隊的一開始,在outdoor time的時候,Michael都會在遊樂場和其他孩子們一起玩,但是後來他都選擇要把自己做到一半的作品帶到遊樂場去坐在我旁邊繼續完成。放學時,Michael也常常不願意離開,告訴我「I don’t want to go home... School is so much fun. Can I stay here, Amber?」當然,最後他都會被我趕回家,但是我覺得當一個學生回饋說「老師,上學太有趣了,我不想放學」時,真的讓人蠻有成就感的!營隊的最後一天,我和我的夥伴把我們做的所有作品都拿出來讓孩子們競標,我們會將作品一樣一樣拿出來,並讓想要某樣作品的學生們猜拳決定誰可以獲得那樣作品,當然,我們會視情況微調。其實,我跟我的夥伴原本以為大概不會有孩子想要我們做的這些demo,有些demo甚至已經有點殘破不堪,沒想到在競標時,每樣作品孩子們幾乎都是用搶的,而最積極在競標作品的,就是Michael。回家前,Michael把他那滿滿的demos made by Amber滿足的塞進書包裡,準備回家時,他突然很落寞的回頭來問我說「Amber, will you come again next year? Will you come to Toronto next year? No... will you come to Canada again?」我告訴他「Probably no... but I will always remember you. I promise!」他點點頭後帶著淚眼離開了。後來營隊的其他老師跟我說「以前Michael每年都是trouble maker今年不知道為什麼變好乖可能是因為長大了吧。」我想我可能很幸運,能夠帶到乖巧的他,也能在他開始想積極學習時滿足他的需求,很高興我能給他在營隊的快樂回憶。

最後一週真的很感傷,離別的時刻總是特別難受,雖然我們只在一起相處了一個月,但是感覺一個月以來的朝夕相處也讓我們的羈絆變的蠻緊密的。營隊結束前,許多知道我要回台灣的女孩跑來擁抱我,男孩們也用他們自己的方式來和我說再見,例如,有一個很喜歡哈利波特,同時也知道我很喜歡哈利波特的五年級男孩Nathan在離開營隊前就跟我說「Amber! I think I will have already finished all the Harry Potter books when you come next year!」也有一對媽媽也是營隊老師的兄弟跑來跟我說「Amber, can you leave your email to our mom? We go to Taiwan every year. Next time when we go to Taiwan we want to see you again. Because we really like you...」這對兄弟中的哥哥Adrian很愛哭很常覺得自己被其他同學霸凌實際上事情並沒這麼嚴重),雖然我沒辦法做什麼但是我會在他難過時聽他訴苦陪他調適自己的情緒。其實在營隊的過程中我並不覺得Adrian有特別依賴我,或是像Michael那樣會一直希望我陪在他身邊,所以最後一天他告訴我他很喜歡我時,我真的很感動。雖然我的班和其他班比起來實在是常常都亂糟糟,但是孩子們的回饋讓我覺得,也許我現在在班經方面努力的方向是正確的,我可以多對自己有信心一點。

我覺得我很幸運的是,我得到很多機會去接觸不同的班級和不同年齡層的孩子。例如,我因為咚咚鼓的設計不符合自己班的孩子的能力而被派去一到四年級的班級教課;此外,因為我的班有被安排要上舞蹈課,而舞蹈課老師是廣東話三到四年級的班的老師,所以我的班上舞蹈課時我就必須去那個廣東話班補舞蹈老師的缺,幫忙支援那個班的課程。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有機會去學習和不同年齡層的孩子的相處方式,我覺得這是很寶貴的經驗,而且在所有的台灣志工和FOY中,我也是唯一唯二得到這樣的機會的人,可見我有多麼幸運。

雖然我們在維德中文學校不是負責教華語或是文化課,但是身為一個走在英語教學道路上的人,我覺得我在經歷了維德的這一個月後依然是滿載而歸。除了課室英語使用能力及英語會話能力都有得到很大的磨練外,最重要的,想必還是班級經營的經驗累積吧!而要有累積班級經營的經驗的機會我覺得是很不容易的,這次在維德中文學校我們台灣志工和FOY們真的都是全權負責自己的班級,在我們都不是正式老師的情況下,我覺得能有這樣子全權帶班的機會實在是很值得感激和珍惜,而且這些班經收穫不只能適用在華語教學的課室,任何教學的課室甚至是在帶領團隊的時候都很適用。也許我們不會因為這一個月的磨練就變成很厲害的老師,但至少我覺得我們會變得比經歷了這一切之前的我們更加易感,更加敏銳。前陣子我剛完成了教育實習生涯中的教學演示,議課時教授告訴我:「我覺得妳的班級經營做的很好,可以觀察到妳有去注意每個學生,也有準備了每個教學活動的備案。」也有其他有來觀課的老師告訴我:「看得出來這個班的學生都很喜歡妳呢!」我相信,在維德中文學校的這一個月的經驗,絕對功不可沒。

在維德中文學校,有快樂、有欣慰、有生氣、有難過、有挫折、有溫暖,還記得第一天上課時,我們這些台灣志工們在學校碰到彼此時的第一句話都是「怎麼辦⋯⋯我覺得我好糟糕,好想哭⋯⋯」但是我們在整個過程中都沒有放棄,不斷的修正教案、不斷的討論、不斷和彼此交流意見和想法,一起在宿舍裡挑燈做Demo做到眼睛都佈滿血絲⋯⋯雖然當下真的覺得很辛苦,但是結束後回想起來,真的覺得很以自己為榮,而且,真正會常駐心中的,往往也都是快樂、溫暖的回憶。

現在偶爾會想起在維德中文學校帶的孩子們還是會忍不住會心一笑。也許那一個月我有在他們心中留下些什麼,但是無可否認的是,他們絕對有在我的心中留下些什麼,而他們留下的東西,都是我繼續在人生路上奮鬥的能量來源之一。

最近更新在 週一, 23 十二月 2019 10:56